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法官手记:
“破镜重圆”更弥足珍贵
作者:陈钟婧  发布时间:2017-11-14 09:08:45 打印 字号: | |
  这是一起特殊又平常的“案件”,但却让我收获了满满的感动。说它特殊,是因为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案件,直至最后也没有进入诉讼程序,而且当事人向法院申请了人身保护令,这类申请在我们法庭甚至法院的数量都是少之又少,处理起来困难且敏感;又说它平常,是因为当我真正接触到双方当事人,走近他们的家庭,了解真实情况后才发现,这就是我们平时处理得最多的婚姻纠纷,充分沟通才是解决这类纠纷最有效的方式。

  故事要回到今年九月的一天下午,一位妇女在她的亲戚陪同下来到了我们法庭,刚走进立案室就泪如雨下,随后递上一份“人身保护令申请书”,立案室的小同志慌了神,连忙进来报告情况。我接过材料仔细看了下,正准备询问情况,还没等我开口,这位妇女就撩起衣服给我看她的伤痕,她的亲戚也在一旁激动地说“她们娘家人都忍无可忍了,必须要你们法院出面,才能解决这个事,不然太欺负人了!”但是真实情况如何,还需要详细了解。于是我重新梳理了一遍材料,并让她详细陈述具体情况,她边哭边讲,讲得多了,情绪也慢慢平复了。从她口中我得知:她叫李四(化名),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与丈夫张三(化名)吵吵闹闹共同生活几十年,将独女抚养成人成家,女婿是上门女婿,夫妻俩对二老很孝顺,她平时除了帮女儿照顾两个小孩还要照料家里老人,后来张三将他家行动不便的姑姑接来家里住,同样由自己照顾,没有任何怨言,张三的脾气大,动不动就动手打她,这次因张三对她再次大打出手,不得已回到娘家,以前她并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甚至不知道被打伤了可以报警,但这次回到娘家她的亲戚告诉她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这是为专门遭受家暴的人尤其是妇女所设定的程序。所以她才鼓起勇气走进法庭想要申请人身保护令,说完这些,她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我鼓励她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她才腼腆地说为了孩子并不想离婚,只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她的丈夫有所收敛,如果她的丈夫非要离婚或者仍不知悔改,她也只有选择离婚。听她说完,我心里明白她的真实想法,只是为了让法院出面让丈夫不再施暴,希望能维系家庭的完整。同时,我发现她提交的材料里还缺少关于丈夫的身份信息材料,于是让她回去补正材料,明天再来。李四离开后,我赶紧通过我们的人民陪审员联系到张三所在村调解主任,但是从调解主任口中我得知李四夫妻从来没有向他们反映过感情矛盾,而且在他们眼中夫妻俩平时的感情还算好,张三本人也不像有暴力倾向,难道李四所言是假?但是她身上的伤痕不像是做假,如果真如调解主任所讲,人身保护令的发布对事情的解决没有助益。事不宜迟,我马上跟调解主任约好打算上门了解情况。第二日,李四交来了补正材料,再次将申请材料递给了我,我也向她表达了准备上门了解情况的想法,她并没有反对。下午,在李四与调解主任的陪同下我们驱车前往她家。进门就看到李四的女儿和女婿还有她那一对可爱的孙子,能看出这是个有爱的家庭,但并没有见到张三。女儿说他打麻将去了,想打电话叫他回来,但没想到张三一点都不配合,直接拒绝。李四的女婿又去了一趟麻将馆,但是张三的态度依旧强硬。调解主任觉得张三不配合法院的工作,准备起身直接把他带过来,但是通过与她女儿沟通了解到张三是个要面子且大男子主义的人,考虑到麻将馆人多,直接去找他只能激化矛盾,所以我让调解主任先不急,继续向其女儿女婿了解情况,从交谈中发现夫妻的矛盾围绕一些琐碎的家务事,并且两人脾气都很倔,但是其实都仍比较在乎对方,女儿女婿也很希望全家可以继续和睦生活,为此他们特意从云南赶回来从中调和。聊了约一小时后,张三主动回家了,瘦高的身形让我很难将家庭暴力这个词与他联系到一起。他并未表现出生气的样子,愿意坐下来与我们交谈,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慢慢耐心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意识到打老婆确实做得不对,但有时两人发生争执时妻子李四唠叨,他脾气来了就会控制不住出手。他们的女婿后来也说了很多,说他们的过往、说子女们的担心,张三和李四都陷入了沉思,或许他们也在回忆,也在反思。两个可爱的孩子绕着膝下奶声奶气地不停唤着“爷爷、奶奶”,这个家庭本该就是这般三世同堂其乐融融的场景。我赶紧让书记员做了笔录,双方都承诺改正缺点,好好生活,李四当场表示撤回申请。

  这段经历在我的办案过程中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唯一的一次。夫妻关系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关系,从陌生人走到一起再相伴一生,由爱人变为亲人,有多少像李四和张三一样的农村夫妇在柴米油盐的磕碰中相互磨合又还能彼此陪伴,他们缺少的只是一场对话、一段沟通。所以,我也会想,我们的家事审判改革其实就是要给予纠纷当事人更多时间、更加充分的沟通,心结还需要用心的方法来打开。
责任编辑:彭睿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中国裁判文书网 湖南法院网 长沙法院网 红网 浏阳市人民政府 浏阳网